都築私人

高中赤黑日。

 

【赤黑|謊言】19

  热烫的掌印在赤司的脸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尽管赤司以这样的姿态走在校园里有些明显,可他似乎没有要遮掩回避的意思,反而为此露出得意的幸福表情,某种意义上看起来还像在炫耀似地。即便开会的时候,学生会长难得地关心起他上的巴掌印,赤司也仅是一边笑眯眯地说着这可是恋人留给他的印记,一边吹嘘着脖子处的咬痕。  


  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边想着昨日主动到不行的黑子还真是动人,一边猜测还有没有机会再体验一次那样的经历,然後理所当然地,他又起了男性该有的生理反应。只是这样的状态没有维持太久,直到他趴着转过脸看向认真看着课外书的黑子,便发现对方的目光。


  「笑成这样还真是恶心。」他嗤之以鼻地回应了赤司的笑容,然後瞥眼发现了对方勃起的裤档,於是羞得赶紧用书把脸埋进去装作什麽都没看见。


  「等等下课约在厕所见?」赤司暧昧笑道。


  「很抱歉,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生气了?」


  黑子不语,他只是打量着对方装作无辜的脸,并冷眼回答了方才的问题。老实说从那天之後,他想了许久都觉得赤司做得有些过分,特别是过分地只想在空档时间和自己发生关系,因此忍不住多想自己究竟是对方的泄愤玩具,还是自己做得哪里不够好呢?


  即便他实际上喜欢着对方,总有着要是能够触碰亲吻赤司的念头,偶尔也幻想着次次发嗔着与赤司肉体接触上的美好,只是一想起那样糟糕的画面,黑子便难为情地把脸埋进书堆。为此感到矛盾的黑子觉得心情乱到不行,就连看着赤司的脸都意外地浮躁不安。


  於是他恼怒地回话了。


  「赤司君我是真的生气了,所以请你不要跟我说话,如果你还想踩我的底线,我可是不会给你留情面。」


  一开始赤司以为他只是说笑逗着他玩,因此他一就笑闹地凑了上去调戏黑子,先是亲亲他的侧颊丶搔弄他的耳垂,并转正对方的脸蹭起鼻尖。但在这时候,黑子却一脸冷彻地瞪着他,接着狠狠地给予一记头槌。这下子赤司才真的意识到黑子是真的火大,一时之间不知该怎办的他,只能看着黑子搬弄座位刻意远离自己的作为。


  原先赤司想着等个几天,只要黑子消气了就会跟先前一样什麽事都没有发生。可事与愿违。两个人的关系降至冰点,且看上去似乎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眼看着帝光祭的逼近工作变得更加忙碌的赤司,反而赶紧开完会都要等黑子一起放学,但整整一周黑子都刻意回避他般地对他视若无睹。


  赤司觉得难受死了。他说,那种难过的心情可以说是心脏被好几吨重的沉石,还是卡车狠狠地辗过一般,或者更甚。每次看见黑子毫不理睬自己,还跟黄濑青峰有说有笑地就觉得更加讽刺。可能黑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吧?他想,逐渐忙碌起来的他却也快无暇能够顾及黑子的问题。


  他想着,既然黑子都不打算和自己说话,那麽一直贴冷屁股的自己岂不是挺傻的吗?赤司只好认为着,这一切只能等到帝光季结束後,静待彼此的状况会不会有所好转。


  於是,帝光祭的序幕悄悄地降临。


  一大清早的帝光中学便闹哄哄的,就连黑子的班上也不例外。依照先前班级讨论的工作分配,做为咖啡厅服务员的黑子却发生了一件尴尬的事情。似乎是班上负责准备衣服的女孩子,在量身的时候忘了黑子也担当外场人员,而少估算一名男孩子的执事服。


  以至於现下状况来说,黑子是没有衣服穿的,倒是另一名同班女孩子临时身体不舒服,又刚好多出了一套黑子能穿女仆装。虽然其他同学说了,如果黑子不愿意其实并不勉强他,可以帮忙幕後烹饪工作也是可以的。但黑子今个儿不知怎地,什麽也没反对只说了没问题三个字,接着帅气地拎着那套衣服到空教室换上。


  衣服非常合身,只是裙子的部份稍微嫌短了些。黑子拉了拉裙摆,却发现四角裤难看地露了出来,这个状态让他有些困扰,於是黑子想着要是能直接在里头套一件长裤就好了。


  「呐呐小黑子,我刚好有别条裤子可以借你,考虑一下吧。」


  是黄濑君。黑子一听就知道了,只是他有种不好的预感,直到他转过身看见对方晃了晃手里那条黑色蕾丝的三角裤,立刻整张脸涨红地产生想揍对方一番的想法。倒是黄濑还得意地调侃道:


  「不知道小赤司喜欢哪一种,所以还带了比较适合小黑子的可爱风哦。」


  「不必了谢谢,我觉得我现在这样穿很好。」


  「但是小黑子这样穿着晃啊晃,要是其他女孩子看到可是会尴尬困扰的哦。」他笑得暧昧地说。


  「……那有纯色的?」


  「只有蕾丝丶可爱风条纹跟清纯可爱的无图样白色,选一个。」


  当下黑子感受到对方满满的恶意,不过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有种被玩弄在手掌心的羞耻感。但最後他还是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最後那一款。只是黄濑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竟一边怂恿着小黑子快点换上去找小赤司,一边调侃不管穿什麽小黑子都好看极了这样的话。


  因此黑子整张脸阴沉地可怕。当他正打算好好修理黄濑的同时,身後忽然传来细长高亢的呼喊声,当他一听见便知道是桃井同学来光顾班上的咖啡厅。


  「那个……!我有事情找哲君,可以跟你们借用一下吗?」


  她俏皮地向其他几位黑子班上的同学拜托,当然看见是这样可爱的女孩子,心花怒放的男生们当然立刻答应了。只是同时他们也私下议论着,究竟班上什麽时候有这样一个受人欢迎的人物。更让他们怀疑的,则是他们近乎不记得原来班上有这样的同学存在。


  这时桃井早已把黑子拉到一旁隐密的角落去。虽然黑子有几分能理解对方找自己的原因为了是什麽,但他还是装作不知情地问了话。只是他眼看着桃井一脸急得快哭的模样,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添给大家这样大的麻烦,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桃井同学还好吗?」


  「这话应该是我要问哲君才对。」她嘟着小嘴抱怨说,然後黑子低着头不敢有所反驳。


  「呐,所以我就直话直说罗。哲君你是不是跟赤司君吵架了?」她眯起眼睛问,「虽然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麽样的事情,但是依照我的观察,其实你们已经一个礼拜没有好好说话了吧?」


  「嗯。」他一听到赤司的名字,整张脸又不情愿地憋着,「但那是因为他做了很过分的事情,绝对不能这麽轻易饶恕他。」


  黑子再度沉下脸,然後桃井愣怔一会儿才回应他。她知道自己所喜欢的黑子,并不是一个会随意迁怒於他人的男孩子,当然一向理性的赤司,也不像是会过分行事的家伙。尽管她不明白详细情节怎样来着,可是她深信这其中一定有所误会,而且更重要的是--她希望黑子能够幸福。


  「但是哲君觉得难受,赤司君肯定也不会觉得很好过,毕竟我们都是喜欢着哲君,所以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桃井顿了顿,然後用手上青峰送的气球敲着因为陷入爱情变得跟傻蛋没两样的黑子。


  「赤司君肯定是巴不得能见到你,却总是用错了方法惹你生气,又不知道怎麽好好跟你解释就被拒之千里外。如果你都不给他机会,难道真的希望就这样结束掉吗?」


  「我……」


  黑子开始想着再这样下去,赤司君或许不会再主动跟自己说话了吧?


  彼此之间逐渐没有交集,最後走向分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更可能会一直像现在这样,只能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就跟初次遇见赤司君没什麽两样,那个明明只比自己高出一些,却让人感到十分安心惬意的身影丶总是鼓励着自己一定可以办到的声音,还有一起立下永不分开的约定。不知怎地,他认为要是这时候要是能够被赤司君拥抱该有多好呢?於是,黑子觉得有些哽咽。


  「我不想要变成那样。」他扪心自问说。


  他知道明明还有很多说好要一起完成的事情,一想着要是那天不要发这麽大的脾气,要是不那麽意气用事,好好跟赤司君把话说清楚,肯定不会现在这样了。只是有这麽多『要是』,自己歪斜掉而导致的结果,还来得及修补吗?


  「哲君,现在还来得及哦。」桃井淘气地眨了眨眼道。


  黑子晃着身体迟疑好一会儿,他不知道现在放下班上的工作是不是正确的事情,但是他明白要是跟赤司君之间的问题继续拖延下去,延迟到帝光祭之後还能够修复吗?他心怔怔地彷佛心跳漏了一拍,就在这时候黑子看见桃井一边笑嘻嘻地做出了加油的手势,一边告诉自己「没问题的!」,他才终於下定了决心。


  自己在怕什麽呢?他明白之後朝着桃井无奈地笑了笑,然後奋不顾身地转过身子四处张望着,只是不管怎样都看不到赤司在何方,因此黑子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地点,虽然他不太确定人来人往的帝光祭,赤司会不会在那里待着,又或者可能在哪里忙碌得不可开交了吧?


  黑子毫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穿着一身尴尬的女仆装,他头也不回地穿梭而过热闹的班级走廊,一路朝着心中的目的地前进。


 赤司君你在哪里啊,他慌张地在心里默念着对方的名字。因为黑子可真急坏了,随着经过的两侧都没能看见赤司那头显眼的赤发,他忧虑地开始怀疑该不会赤司君躲避着自己,或者其实根本不想看到自己啊。於是他牙一咬嘴唇都痛得流出血来。


  就在这时候,黑子最终在社团办公室前停下了脚步。然而,当他轻推着门准备要进去的时候,却传来一股熟悉的声音制止了自己:


  「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


  「是我,黑子哲也。」他说,但接下来门内的人却不再说话。


  这当下黑子接收到这个反应,彷佛心整个揪在一块儿,接着一片片被掰成碎块似地痛着。他犹豫了很久该从哪里说起,最後黑子整个身体贴在门板上,流露出都无所谓的笑容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赤司君我知道你在里面,我也知道现在学校到处都是人,就算是被大家侧目丶被你讨厌还是想把一些话传达给你。」黑子喘着气努力挤出字眼说,但赤司一句话都没有回应,只是静静地挡在门板後聆听着。


  「自己任性的这段期间,我很难受,才发现原来自己有多害怕失去赤司君。最近一直乱想着很多事情……像是总有一天赤司君会离我而去,或是赤司君有很多事情很多烦恼要解决,所以我不能老是阻碍了你的道路。光是这样想,就觉得赤司君跟我之间的距离……好近又好遥远。」他笑得难看说着,「可是我错了。实际上的我,就是这麽贪心地希望要是能够永远跟赤司君在一起就好了。」


  黑子顿了顿,就像是一时之间有许多重要的话无法厘清思绪,又或者说是他小心翼翼地,深怕再度说错话似的。


  「我不想要你整天开会,又不希望你因为我放弃该珍惜的东西。我很矛盾……但是一想到各种未来的不确定性,就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快就要结束了,对吧?」他一想到这里,从原本苦涩的表情转化为温柔的微笑,「可是我还是想跟赤司君说声谢谢你,是你让我学会了那麽多我以前都不曾知道的感情,真的很谢谢你。」


  一切就要结束了,黑子这样想着。就算接下来被对方斥责,还是对方用着失望的表情冷眼看待都无所谓。因为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把这阵子埋在心里想说的话,一口气都告诉了赤司君啊。要是不能接受这样心胸狭窄的自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黑子不知道为什麽眼泪还是啪搭啪搭地落了下来,明明自己一点都不想哭啊,一点都不想让对方看见现在的蠢样,现在的模样映在赤司眼底肯定非常的难看吧……?


  「笨蛋。」赤司说。


  只是黑子话说到一半,赤司突然打开了门後一把将黑子搂入怀里,接着很快地又把门碰一声关起来。一时之间黑子还没有意识过来发生怎麽样的事情,他只知道刚才自己还哭着不想跟赤司君分开,这一秒却已经在对方温热的怀中依偎着。


  一脸不敢置信的黑子还恍着神怀疑自己肯定在作梦,於是他用力贴着自己的脸,努力告诉自己这个是『现实』。


  「唉……这种事情澡跟我讲让我搞定不就好了?你以为你喜欢上的男人是谁?我是赤司征十郎,你忘了吗?」


  赤司一边温柔搓揉着黑子的额发,一边好奇地看起他的衣着。就在黑子撒娇的同时,他终於按捺不住好奇心,把黑子身上那件女仆装的裙摆往上掀了起来。


  「你做什麽!」他害臊得急忙把裙子压回去,「还有赤司君少臭美了,我也说过我是个男孩子丶男子汉,如果凡事都要靠赤司君才能解决可会让我觉得很挫折。」


  「纯白的啊……。」接着赤司的嘴角弯起了神秘的笑容,他这个举止让黑子觉得又羞又愤。


  「请不要那样看着我。」


  「都做过了还会害羞?」赤司用着温柔又媚惑的嗓音调侃着,「既然黑子这麽烦恼也这麽喜欢我,我倒是有一个好建议。」


  当黑子又被玩弄到再度认为对方实在过分的同时,赤司笑着搂紧他,然後在他耳边呢喃说:


  「那麽我们高中就继续当同学吧?亲爱的哲也觉得这个主意如何?」


  「那我可要考虑一下了。」他撇嘴甩开赤发少年回答。


  只是这时候,赤司反倒异常地不吭一语,并低下头亲吻他湿软的嘴唇。黑子可以感觉到对方嘴里透出强烈的咖啡味,一想着赤司君肯定昨天没睡好,勉强自己用咖啡因提起精神,更能看到眼窝下浅浅的黑眼圈。这让黑子觉得有些心疼,於是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拨了拨赤司的头发。


  然而,赤司没多说些什麽,只淡淡地诉说了一句话。


  「不管你怎麽想我都尊重你的决定,因为我是真心喜欢着黑子哲也哦。」


 
评论

© 都築私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