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築私人

高中赤黑日。

 

【赤黑|謊言】17

  自从上次的风波之後,班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再议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外乎是因为赤司家的背景与本身的来头不小,要是一个不小心惹得自己被逼退学的地步就不太妙了。


  理所当然地,赤司选择了连着黑子桌旁的位置,一面表示这样就可以照料黑子的日常,不管是课业还是老师的课堂发问都可以帮他一把,还是忘记带课本的时候能够共享课本也是种情趣。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不管上课还是下课,现在都能够长时间黏在一起。


  只是这时候的黑子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停朝着左方窗口瞥眼望去,又把脸拽回课本前。这样反覆的行为一直维持了三分钟左右才脱口说话。


  「看来那样的时节又快来临了呢,赤司君。」黑子说。


  他的话让赤司下意识地跟着看向窗外。其实,赤司不用看也很明白,在平凡的九月结束之时接踵而来的是准备要开始忙碌的日子。怎麽会突然这麽说呢?因为准备到来的十一月初正是学生之间最重要的「帝光祭」。


  即便是这样,赤司仍觉得这一点也不影响到他的生活,毕竟他只要能够一如往常在众人面前维持着完美形象就足够了。但他所思考的事情自然不仅於此而已,多少还包括了烦恼篮球部的未来丶老样子家里的沉闷公事,下午学生会又要召开会议,以至於他只能趁着现在窃取些温存。


  「或许是呢。」他嘀咕道。


  「不觉得很期待吗?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同班参加帝光祭这回事。」


  黑子整个人趴在摆着国文课本的桌上,眼神中透出期待兴奋的表情作以回应。只是赤司什麽话也没说,只是转过头视着黑子反射性地笑了笑。


  「……」


  「赤司君?」


  这时日光在少年的脸上划出一道柔和的弧线,直到下个瞬间,亮光越过了桌面浮掠在灰白的水泥地板上,黑子才发觉那些闪闪发亮的玩意儿,开始逐渐褪去并晕染入锐利的风中。过了许久,赤司才再度露出极好的笑容,把嘴凑到对方耳边悄悄说话。


  「嘛,对我来说只要是看得到恋人的地方,不管是篮球部还是帝光祭都无所谓哦。是不是庆幸我是这样的注目着你呢,亲爱的哲也?」


  接着赤司朝着对方的耳朵吹了口气,黑子吓得又羞又恼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只是教室过於安静,以至於黑子只能忍着不发出怪声,然後下一秒激动地把身体朝着赤司压低并愤慨抗议着。


  「你说这什麽傻话啊!」


  「会傻吗?」他一脸笑眯眯地反问,但黑子仅是一贯地冷眼看待赤司。反在这时候,赤司这个大男孩却慵懒地把整个身体趴在桌子上,装得一脸难过至极的可怜小狗表情瞅着黑子不放。当然从赤司那儿感受到了热烈视线的同时,他再度对对方的撒娇言行感到无可奈何。为此,黑子叹了好大一口气。


  「真拿你没辙,不过赤司君继续这样不专心的话,等等可是会被老师发现的。」


  「那麽只能等到下课时间再跟你加倍讨回来罗?」赤司用甜腻的低音问,同时亲昵地笑了出来。


  「啧,才懒得理你。」


  须臾之间,原本寂静到只能听见粉笔摩擦黑板的教室,突然发出细微的怪声音,没仔细听上去还以为是被踩碎的大片落叶喀滋喀兹脆脆声响。但实际上也仅是班上同学私下议论着什麽话题似的,直到老师清了清喉咙说出接下来的课堂时间作为讨论班级事务用,一并分配帝光祭的人事工作。


  原先赤司和黑子都心想着这些不关他们的事情,一个身为班级透明人,另一名则是刚成为新份子的名门弟子,不管论起哪个部分都显得没办法融入,更何况不久前才发生了捉弄他们俩的事件。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位同学提议帝光祭的班级委员代表,要是由赤司征十郎同学担任的话肯定非常适合。


  毕竟赤司文武双全,也十分擅长提出良好的意见和分析事务的能力。同时担当篮球部副队长的他,自然更擅长处理各种突发状况,更重要的则是赤司作为帝光祭当日接待来宾的成员更让人无话可说。


  然而,赤司完全没有辩争的馀地,而其他同学们竟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提名与投票的动作,且不出乎意料之後地赤司着实地高票当选了委员的身份。可是这时,赤司却有些不耐烦地开口质问大家。


  「不好意思,容我退出这个职位,由我担当这个工作实在承受不起。可以的话,麻烦安排一个可以跟其他同学一起活动的职务就可以了。」


  语毕,赤司瞅了瞅坐在旁边一脸茫然的黑子。


  只是赤司忽然有这些推托之辞,主要还是因为基於想和黑子在一起的想法,倒不是真心认为自己无法负担这些工作,即便平常作为学生会一员,同时身兼篮球部副队长和董事儿子的他,单纯觉得剩馀的时间若不能待在黑子身旁喘口气,还要顶着一脸的假面具岂不更累人?


  对现在的赤司而言,他很想任性,而且是极度地想像普通小孩子般地任由自己情绪决定结果。但这时身旁的黑子却拉住他的衣袖,并朝他冷静地摇了摇头制止。


  「要是你因为我而做这种决定我反而更生气,赤司君。」


  虽然黑子是这样低语反对,赤司却一脸蛮不在乎的表情回视黑子,只是少年倒也没有继续反驳班上的决定。这样的沉寂状态维持许久,赤司才再次开口答覆。


「我知道了。」他挑眉冷淡道,「那个不好意思造成班上的麻烦,我会接下委员的工作并好好完成期间内的所有职任,以上。」


  没等所有人产生任何反应,赤司一个人径自坐了下来,这震慑的气势以至於周围的人不敢再出任何意见,包括原先斥责他的黑子都是。当然对黑子来说,他完全理解赤司所生气的理由,也因为明白而更不能老让对方为所欲为。


  於是产生了即便会和对方冷战也要纠正对方的任性。只是他也没想过赤司竟会如此爽快地接受他的想法,使得黑子到现在还一脸不敢置信地瞅着赤司好看的侧脸许久。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把黑子的思绪拉了回来,而那嗓音的主人正是赤司征十郎。


  「黑子,这样你满意了吗?」他温润地说,可却没有挟带任何一丝热切的情感。


  「嗯……。」


  理所当然地,最後两个人分别被分配至不同的工作组别--做为班级委员代表的赤司,以及负责班级活动咖啡店服务生的黑子。这样的结果就黑子而言没什麽好抱怨的,虽然他曾想过要是当时没有阻止赤司君,那麽现在他们一定开心地为能够在帝光祭共同行动感到开心吧?又或者,能够一起准备班级活动而热络地产生更多回忆罗?


  只是不管是那种想法,对他们俩都已经是既定的结果了。


  自从稍早发生那样的事情,直到下课他们仍然没有多说些什麽,就像是在冷战般。不,事实上他们确实在冷战,而且主要是赤司单方面散发出的闹别扭情绪。他就像是全身竖起直毛的猫咪似地,只要黑子对他做些什麽便立刻产生极大的反应。为此无可奈何的黑子,只好一个人在座位上看起前些日子借来的课外书。


  然而他没想到黑子竟这麽轻易就放弃安抚自己的这件事,也因此这瞬间的赤司变成极度低落的落寞小猫般,趴在桌子上眼巴巴地直盯着黑子认真看书的表情不放。赤司懊恼极了,一想着自己为什麽要和对方闹情绪,搞得要是黑子不愿跟自己再说任何一句话怎麽办?要是一直持续这个状态下去,黑子会不会想和自己提分手呢?思想至此,赤司这当下还真想把自己埋进大洞里不要再出现教室算了。


  「黑子……」他一边流露落寞地喊着,一边忐忑地担心对方要是不回话该怎麽办。


  「怎麽了?」


  可这时候黑子阖上了书,转过头露出一脸好看的温柔笑容望向赤司。这让赤司觉得自己整个不太好了,他用手掌企图遮掩烫红的脸,避免让对方看见自己此刻尴尬羞赧的表情,一想到要是让黑子看见的话,肯定会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并吐槽自己。


  「没事。」赤司难为情地说,「那个……等等我就要去开会了。」


  「好。」


  「还有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接下这个职务之後,恐怕会有好长一段段时间都不能跟你一起回家,你可以吗?」


  他突然站起身,期盼对方能够说出任何挽留自己的话就好了。但黑子也是十分倔强的类型,他认为既然都打算放手让赤司,那麽要是现在为了儿女私情勉强要赤司翘掉开会,只为了和自己私下有任何温存,不是更加自私的行为吗?


  於是黑子忍耐住了,然後以浅笑回应了赤司。


  「你是不是小看我了,好歹我也是一个二年级的男孩子,就算发生什麽问题我还是有办法解决的,请放心。」


  赤司一脸不满意这个答案地揪着对方许久,以至於两个人彷佛在互瞪对方似地维持好一会儿,直到赤司脸上透出些许打量着坏主意的表情,黑子才意识到对方早已把脸向前浅吻了他两三秒。当下烧红脸的黑子只留意到教室里是不是有人发现了他们的好事,但所有人都忙着热烈讨论接下来祭典的筹备,压根儿没人留意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就算有恐怕也只是察觉到赤司的行为有些怪异,竟对着空气做出有的没的怪表情罢了。


  一开始黑子没抱持着这样的念头,只是当赤司这时把脸抵在他脸前并勾起他下巴的同时,反而露出了拿黑子没辙的神情。然而,黑子实际上却是强忍着情绪,意图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离开。


  「好了,我要走罗?」赤司语气暖暖地说。


  可这时黑子倒是徬徨了。他眼看着赤司的背影逐渐离自己远去,直到快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黑子犹豫地飞快地向前三步却又停滞住了。这时的他不知道如果拉住对方该说些什麽好?说点平常不会讲的害臊话吗?还是反亲回去呢?


  但没等到黑子下定决心之前,赤司早已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这瞬间他震慑地几乎快说不出话来,怎麽这样说呢?一直觉得平常习以为常的事物,像是总围绕在自己身边陪伴自己的赤司君,关於对方对自身的宠溺,以及希望能够跟黑子都是平凡人的这些事情。然而,等到他发觉赤司的背影离自己很近,却又十分遥远,才真正明白事实上的赤司并不普通啊。


  关於答应过渡部爷爷的承诺,黑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本事办到。即便生理上的赤司跟自己一样是个少年,一样都有脆弱难过的时候,一样都很执着在乎的人事物,可是自己呢?思想至此,黑子自觉心怔怔地难受至极。


  接下来有好几天的时间,两个人维持在一定距离的疏离感。赤司下了课仅是亲吻了黑子便互相告别,至於黑子也只能用笑容目送对方离开。但今天的黑子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一直犹豫该不该和赤司说的同时,日子已经过了大半。等到他意识过来的时候,也早就是凉爽的秋季午後的时刻了。


  「那个!」黑子看着对方打开便当盒,突然惊呼地叫住他。


  「怎麽了?」


  但黑子仅是笑着摇了摇头回答,「没什麽。今天午餐有肉丸子一起吃吧。」


  「黑子你精神看起来不太好,该不会是因为最近都没办法陪你,所以太寂寞了……晚上都在边想着我边自慰吧?」赤司挑着眉调侃道。


  不出所料,原本正想夹肉丸子喂赤司的少年,整个人吓得把筷子上的食物摔掉,然後一脸被料中似地涨红脸,还直瞪着赤司动也不动。简直僵直化的黑子,脑内混乱地想着该不会赤司君在自己的房间装监视器吧?肯定绝对会是这样的!


  「赤司君真是变态。」最後,黑子也仅能挤出这样勉强的吐槽字眼。


  「哦?那麽我可猜得真正确呢,也谢谢亲爱的哲也给我这麽好的赞美。不然这样吧,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开心地笑了笑,然後把嘴凑到对方侧脸吹了口气说,「我也是哦,对黑子。」


  「下流。」他面红耳赤回答。


  「好啦不跟你闹了,午餐时间快结束,等等我还要先去集会。黑子你就先回教室等我,第二节课开始前我会赶回去的。」


  就在这时候,黑子恍了恍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拉住了赤司激动道:


  「那个……我会做好笔记等你回来!」


  「嗯,麻烦你了。」接着赤司揉乱了对方的额发。


  只是企图和对方多聊上几句都有些勉强的黑子,自己能够挂上笑容已经十分逞强了。为此,这般难受的心情逐渐在黑子的新中萌芽丶蔓延开来。直到放学的时候,他在度经过平常放学老经过的桥墩处时,黑子想起了那时赤司第一次在这里紧紧拥住自己的画面,他还心怔怔地驻足好一会儿。


  不知道为什麽黑子突然有了想哭的情绪,不过他并没有哭。某方面而言,他非常清楚现在的状态完全是自己搞砸的,一面想着早知道自己自私一点,不要这麽替别人设身处地设想就好了。同时,他一面想着要是现在赤司君就在身旁的话……要是把电话拨下去,对方肯定会立刻飞奔到自己身旁的吧?


  「一个人啊……」他喃喃道,「好寂寞呢,赤司君。」


  正当黑子准备要把电话拨出去的时候,他身後突然传来一股熟悉的叫喊声,可这呼喊却不是平常习惯的小黑子丶阿哲或者是哲君。等到他转过头的那瞬间,看见的是好久不见的人影,比起入学前对方似乎抽高了不少,体格也比自己想像中壮硕许多。当然一如往常地,则是那个灿烂的笑容。


  「好久不见啦,黑子。」对方兴高采烈地喊道。


  面对忽然出现的青梅竹马,惊喜得让黑子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於是他自言自语地念出对方的名字--


  「荻原君……?」


  1
评论
热度(1)

© 都築私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