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築私人

高中赤黑日。

 

【赤黑|謊言】05

  如同罂粟花般,绚烂丶哀愁丶并挟带着浓厚的劣毒性,彷佛随时都会毒发身亡。

  於是他将这种微妙的感觉,称之为暧昧情愫。


  今日的天气很好,可是仅此於天气好而已。


  不过这样的日子,对於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已经足够了。趁着煦光照耀的光线下,赶紧将刚洗好的衣物晒到外头,没到半天时间,便可想见很快都会乾透地发出暖热的太阳味道。接着这户寻常人家的孩子,简单道声告别,就喜孜孜地拎着书包出门。做为他的母亲并没有说些什麽,只是脸上挂起了微笑,接着将刚收进屋内的衣服搬到客厅空旷的榻榻米上摺着。


  就在这时候,看上去脸庞多出几些皱纹的男性,用腋下夹住报纸走至客厅的暖桌前窝着。於是她轻声...

 

【赤黑|謊言】04

  理想与现实总是相互敌视,却也总是无法面面俱到。但是,人想要得到,就得付出其代价,这就是这个世界必须遵从的规则。


  事情到了无法转圜的馀地时,总会有新的契机迎接我们。说不准所谓的新方向是好是坏,只明白在别无选择的状态下,接受它就是唯一的途径。对於黑子而言,现在正是这个情形。


  进退两难丶於是他退缩了。


  「赤司君肯定有所误会。」


  「误会?」


  「嗯,就各种方面来说,赤司君怎麽会判断我喜欢上你呢?」他避免过度紧张而吞咽口水,「对赤司君特别好?总是黏着赤司君?还是认为我理应喜欢你的?」


  「无论是哪一种,都设想得太过主观了。」一口气丢了一大串问题...

  1

【赤黑|謊言】03

曾有个说法,人一共会重生两次。


是的,首次是在人开始独立生活的那一刻起;

第二次,则是在萌发爱情的那一日。


>>


  茶香四溢。


  房间恰巧不大不小,而简陋的墙上有一扇窗,薄纱覆盖着窗户恣意摇摆,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攀附在窗棂上的藤类野花。然而藤叶遮蔽了绝大部分的阳光,使得春末房内的温度仍然有些寒气。不过位於北国的日本而言,最主要的冷意并不是来自於阴暗处,而是匆匆而逝的日光,宛如装饰品般地挂在天上嘲笑着人们。


  赤发少年坐在一张与房里装潢完全不搭的木椅上,那是十多年前流行的靠背椅。说这物品也不是什麽稀奇的玩意儿,奇怪的是好似房间的时光仍在流动,然...

 

【赤黑|謊言】02

「人只有用自己的心才能看清事物,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On ne voit bien qu'avec le coeur.L'essentiel est invisible pour les yeux."


只是所谓重要到必须珍惜的事物是什麽?

最讽刺的并不是无法看见,而是逃避知道真相时所受的伤。


>>


  夜晚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漫长,特别在失眠的漆黑夜里,单人床的床榻处显得意外冷薄。不过对黑子而言,他的身子却是热烫的。


  「为什麽为什麽……」他喃喃道,满脑子充斥着都是赤司的笑容,以及...

 

【赤黑|謊言】01

有时候,我真恨自己那麽坚强。


>>


「我不恨你,

 因为要是我恨你的话,那不就讥讽着,

 我爱你远胜於你爱我的事实吗?」


  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能够和最重要的人在一起,然後永不分开……。


  只是那个我所认为重要的人,也是这麽看待我的吗?


>>


  樱瓣悬落,这是个春季烂漫的时节,对於所有的新生来说,也是个以陌生的新学期为开端的学园日常。不过相对於繁花的飘逸,这所中学倒是多了几分诡谲的气氛。矗立在东京的豪门学校,不仅以篮球运动知名,还辈出许多杰出的社会人才。只是这股怪异的氛围,却不是来自学生们,而是他们口中传讹的...

  3

© 都築私人 | Powered by LOFTER